来生愿做怀中猫

这里猫子!漫威的超级粉丝!欧美爬墙头!锤基初心,虫铁,EC,福华……杂食动物~
抖森本命,爱妮妮海总还有复联全员!眠狼太太一生推!
二次元专用QQ:3434238054,微博同名,可以来找我玩~

【猫澜/雪智】跨物种同居 中
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老婆✧٩(ˊωˋ*)و✧ @清潞微澜 ,以后要一起走下去鸭!❤

官宣文,猫鼠,雪智提及 @雪走yoki  @智智智智智智子 ,前文请见我主页《猫咪手札》 。

 

大家都要幸福鸭❤!

   

【猫澜/雪智】跨物种同居 中

   

阿雪和智子一如既往上班去了,她们默许了两只团子出去散心,偶尔放放风也是好的,猫子和阿清总会毫发无损地回家,野猫的出身让她学会了如何生存,也让主人们放心地留了小窗。

  

那天的晴光正好,微风不燥,是个晒太阳的好日子,阿清活蹦乱跳地跑在前面,她回过头吱哇地招呼着猫子一起去天台上打滚,奶油色的毛上泛着微光。

  

一声凶残的猫叫从头顶传来,她抬头看见一张血盆大口,白猫嘴里死鱼的腥臭味道让她几乎晕倒。那双灰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冰冷的轻蔑和戏谑,她没有着急下口,反而用爪子像玩毛团球一样前后夹击着仓鼠,把她当成玩物狠心蹂躏。

  

阿清惊慌地吱哇乱叫,她害怕极了,挥舞着小爪子试图抵挡白猫的袭击,却于事无补,眨眼间,黑色的身影像箭一样飞出去,和白猫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

哀嚎,呻吟,地上的血,被撕裂的皮毛,墙上的爪印。

  

黑白两只猫的体型差异悬殊,宛若一滴黑墨水落入白砚,胜负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明了。

  

可是黑猫从来不是认命的猫,她被甩飞在墙角,却还在舔着嘴角咬下白猫的血肉,黑的发亮的毛像针一样竖起来,墨绿色的眸子里的决绝狠厉是仓鼠从来没有见过的神色,她把她护在身后,示威一样呜咽着威逼对方。

  

肆无忌惮伤我所爱

你算是个什么东西

   

她的后腿被撕裂流血,黑色的毛被缠成一绺一绺的,抑制不住地颤抖。对面的白猫露出了嘲讽而又轻蔑的笑,脸上被黑猫挠出的花还在隐隐作痛,恨的牙痒痒,巴不得把黑猫和那只老鼠抽筋扒皮。

  

“开什么玩笑,一只猫和老鼠为伍?”白猫踱着步子,不顾黑猫的警告前后挑衅,“你真是给猫丢脸。”

  

“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,”黑猫亮出许久不用却依旧尖利的爪子,弓起身子,后腿暗暗用力,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。

   

“否则你休想伤她。”

  

白猫周旋了片刻,仔细斟酌一番,也是没必要为了一块只能塞牙缝的老鼠肉废这般力气,她不甘心地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猫,对方眸子里的坚决让她知难而退,最后还是离去了,留下凶狠的猫叫回荡在楼道里。

 

庞然大物消失在转角的那一秒,黑猫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滑倒在地,视野一点点变的模糊不清,安逸的生活让她好久没有拼命地去挣扎过了,脱力感让她恐慌,仿佛回到了在街头被人追打缩在墙角的日子。

   

黑猫喵喵地小声呜咽着,她一度分不清回忆和现实,像是被吓坏了的样子瑟瑟发抖,她想把自己缩成一团,腿上的伤口却疼得她龇牙咧嘴。

   

“阿清,阿清……”猫子来回打转着寻找那个奶黄色的小团子,声线颤抖着带着哭腔,“阿清……阿清……”

 

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东西了。

我不能失去你。

  

“别害怕……别害怕,”阿清挥舞着小爪子抱住她的脖子,安抚着惊慌的黑猫,“我就在这,我没事,我就在这……”

 

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的。

我们说好了的。

  

智子和阿雪回家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,拖沓的血迹,墙皮上的爪印,地上撕裂的毛发,墙角一动不动的黑猫,还有蜷缩在黑猫怀里的仓鼠。

  

听见了动静,阿清吱吱哇哇地叫起来,黑猫勉强抬抬眼睛,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,智子看见猫子被撕裂的伤口,她捂住嘴像是吓坏了,心疼的要哭出来。

   

“你照顾阿清,我带着猫子去医院。”阿雪把仓鼠放进智子手里,脱下薄外套裹起黑猫抱进怀里,血把浅色的牛仔衫染了一片,黑猫疼得瑟缩了一下,阿雪轻轻的抚过她后背的皮毛,轻声安慰着,“嘘嘘嘘……没事,我们在呢。”

  

“我们都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

阿雪带猫子去医院缝完针,刚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喝口热茶,就有不速之客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

“你看看你们家的野猫把我家猫的脸挠成什么样子了!我家的猫可是纯种的波斯猫……”门口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,贵妇样子的中年女人对着智子指指点点唾沫星子横飞,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“挠坏了你们赔得起吗!”

  

“野猫终究还是野猫,下贱坯子!”

   

“你!说!什么!”智子被那个尖利刺耳的词语彻底激怒了,声调高了整整一个八度,毫不示弱地吼回去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

她刚打算冲出门去和那个泼妇理论一番,阿雪拉住她的衣角把她挡在身后,一贯温柔的她虽然看似平静声线清澈,此刻也压抑着满心的怒火。

  

“我不认为野猫下贱,相比之下,炫耀着用金钱堆起来的优越感和虚荣心,我并不觉得你和你的猫有多高贵。”

  

说完阿雪就用力地甩上了门,任凭门外那人咆哮着污言秽语,她的肩胛骨微微发抖,努力压制着自己心里的不甘,智子沉默着从背后抱住恋人,两个人静立在漆黑的门廊,良久。

  

“我没事,”阿雪转过身来揉揉智子柔软的黑发,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却长长的叹出一口气,“且与君子争高低……”

 

“不与傻瓜论短长。”

   

碎碎念:这是一个爆了字数的官宣文_(:з)∠)_,真爱没错了hhh

    

悄悄地求评论

悄悄地求评论

悄悄地求评论

评论(2)